▲纸币网用户

纸币网首页登陆注册
我的文章分类
我的全部文章
2006-2
2006-3
2006-4
2007-1
My Portrait
昵称:中国私钞
portrait
我的博客统计
→文章数:60
→图片数:0
→评论数:0
→阅读数:0
→创建时间:2010/9/18
→最近更新:2010/11/23

“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考

日期:2010/11/23 15:29:15[阅1331/评0]

“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考

上海  马传德  徐  渊

英国纸币收藏家黄中行先生在海外获得了一张珍贵的”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它和“钟灵堂”票布一样,也是天地会的重要文物。1996年9月中旬,黄中行先生访沪,与我们开展学术交流。据黄先生介绍,该票布是二十年前英国钱币商在美国旧金山市从一位老华侨手中所购得。当年他曾见过此票,惜因尚未注意而失之交臂。该票曾被英国某博物馆所收藏,后又转入英国某藏家之手。直到黄先生认识到其重要性之后,才又追寻得到此票。从黄先生提供的彩色影印件可知,该票布为仿钱店票式,长149,宽92毫米。本色布质,因年久而泛黄。木刻板印,黑色字、框。上首两栏横列“金山正埠”和“义兴公司”。下面纵排五行,分别为“凭票收到邑阻住番鬼”、“猪陈(1)式埠陈阳经手”、“馆底很陆大员正”、“籍二埠字号叁佰二十一”、“天运年月日洪顺堂票”。其中第二行及第四行首字都是臆造的特别字,第二行“或埠”前名字处为涂改墨迹。票布中央盖有“洪顺堂”篆字红色印鉴,左侧盖有“金山正埠照义分(或公字)堂”楷宇红色印鉴。正中上首还有一方形红色印鉴,可惜无法看清内容(图一)。

图一

一、关于“金山正埠”和“义兴公司”

“金山正埠”所指应是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市( SAN FRANCISO),英文音译“圣弗兰西斯科”,别译“三藩市”。1849年后,由于美国西海岸发现金矿,一些在中国国内不得温饱的劳动人民,离乡背井来到美国充当华工。他们把那里看作“金山”,所以取了“金山”这个地名,后为有别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改称“旧金山”。“埠”指交通便利的商业城市。“金山正埠”又称“金山大埠”,或即称“大埠”。关文清在《美国华侨生活的今昔》一文中提到:三藩市“以前只称‘金山’或‘大埠’。而我们四邑人,至今仍称‘大埠’,称省府所在的‘沙加缅度’    (SACRARNENTO)为二埠”(1)。故票布上的“式埠”或“二埠”,应指“沙加缅度”。

“义兴公司”,其名称由来已久。1853年5月闽南小刀会在发布安民告示之末尾,即盖有“大汉天德义兴公司信记”大印(2)。同年9月上海小刀会起义中,不仅亦有盖“义兴公司”大印的告示(3),还使用了有“义兴公司”字样及印鉴的腰凭(会员证书)(图1)。据温雄飞(市群华侨通史)称:清代嘉庆年间,  “在洋之天地会,名为大地会,易名为公司。所谓公司者,此英、荷两属之操纵政治权者,为东印度公司,公司实不啻政府之变相,天地会中人本亦怀有政治思想者,故亦自拟于公司,自称为义兴公司焉”(4)。而金山正埠的“义兴公司”,是天地会(亦作三合会)在美国的组织名称。据冯自由(革命逸史):“清季咸丰同治间(1851-1874年),广东三合会人物以不堪清吏医道,适逢海禁大开,美国招募华工之便,造多乘帆船至旧金山,另创基业。初在旧金山设立洪门机关,命名致公堂,又回义兴公司,复在全国各埠组织分堂,借资联络。凡有侨胞所到之地,莫不有之。”(5)可见,金山正埠“义兴公司”即是美国旧金山地区的洪门机关。

二、关于“洪顺堂”和“照义堂”

该票布左下角有“洪顺堂票”,正中又盖有“洪顺堂”的红色篆章。另外,左侧还盖有楷书“金山正埠照义堂”的红色印章(“照”、“义”两字互有借笔,  “义”字后面似有一‘咐”或“公”字)。这里的洪顺堂、照义堂应是旧金山地区的洪门堂号。

“洪顺堂”之堂号由来已久。据平山周《是国秘密社会史》:天地会“设会之始,曾立五大公所,每公所各分配以数省,成为五党派。年代久远,公民渐失,而各公所中亦无大聚会。然各以意立旗筛徽号,别为五部,各以特别之文字记之。”其中第二部“配分于广东广西,记号为洪、彪(即责字),旗为红色,记前祖方大洪后祖洪太岁之名,配以洪顺堂及金兰群等字。是部之印为三角形。”(5)(图2)

图二

俞云波在《海外天地会浅说》中,提到“洪顺堂”在美洲的发展:“加拿大的第一个天地会组织是1863年3月21日在百驾委路(BARKERVILLE)成立的,当时叫‘洪顺堂’。由参加过太平天国起义的广东开平人黄深贵创办。‘洪顺堂’后改名为‘致公堂,。”(1)至于旧金山的洪顺堂,当亦是由两广地区的天地会成员前往美国后所设立的。据俞云波称:“美国的第一个天地会组织是1853年在旧金山成立的。”“北美天地会组织大约到19世纪末才大为发展。1903年梁启超游新大陆时,仅旧金山一地就有致公堂、保安堂、聚良堂、秉公堂、秉安堂、安益堂、端端堂、群贤堂等二十六个堂所。他认为:‘连洪氏金陵溃后,其余党复以海外为尾间。三合会之独盛,盖以此故,其后统名为致公堂’,‘全美国十余万人中,其挂名籍于致公者,殆十而七、八’。到1907年,冯自由认为美国华侨中‘名列(洪门)会籍者十之八、九’,当时美国天地会的兴盛可见一斑。”(3)

可见,“洪顺堂”曾是旧金山一地洪门二十六个堂所之一。而“照义堂”应为“洪顺堂”的分堂。或许也在旧金山二十六个堂所之列。到后来,则统名为“致公堂”了。

三、关于两个天地会的特有文字

据平山周《中国秘密社会史》称:天地会“会中人以欲秘密,令外人不能通晓,故用种种方法以造特别文字。时或除去偏旁,时或写作不经见之字,时或用同音同义之字,时或用化字相代,或将数字合为一字,或分一字为一句。”(3)该票布上的两个臆造的特别字“稿”和“蔬”,即属“将数字合为一字”者,它们分别是天地会中经常同时使用的词语“共同和合”和“结万为记”之变形。

“共同和合”在有的天地会文件中或作“共洪和合”,即寓参加洪门、同心协力、和衷共济、患难相扶之意。至于“结万为记”,其“万”字系指天地会相传的祖师“万提喜即洪二和尚Y。在天地会结拜仪式中,往往专门设立“万提喜即洪二和尚牌位”(10)。据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闽浙总督伍拉纳奏折提到:陈彪供认“结万”是指。 ‘结交万和尚即洪二和尚”(11)。在天地会(会簿)中,曾载有如下传说:“师尊万提起(喜),法号上回云龙,与兄弟再集一百零七人。有一位小子,亦来起义,共凑成一百零八人。甲寅年七月廿五日丑时聚集,当天结义,指洪为姓,歃(敌)血拜盟,结为洪家。众兄弟拜万师传(傅)为大哥。”(12)嘉庆年间,广西桂平县天地会结会时,改大哥为“正名”,师傅为“结万”,用竹扎架,称为“红门”,此外还有许多复杂的结拜仪式(13)。因此,“结万为记”当与天地会传徒结会有关。可见,该票布具有鲜明的天地会文物特征。

四、关于“阻住番鬼”

在该票布右下角,有“阻住番鬼”的手写墨书。从字面上看,“番鬼”即是“外国鬼子”,或称作“番人”、“洋夷”、“鬼子”、“洋鬼子”等。

海外天地会由于远离故国旧土,生存在异国环境之中。有其自身的特点。俞云波《海外天地会浅说》称:海外天地会“经常受到殖民主义者、种族主义者的排挤、欺凌甚至屠杀,‘生存自卫’成了最迫切的问题。”他还引用司徒美堂的话说:“美国华侨天地会各堂口是为了反抗当地流氓、警察、移民局官员的欺凌而组织起来的。”(14)事实也正是这样。赴美华工曾为开发美国西部作出巨大功绩。为了进一步吸引中国人前去美国充当苦力,中美两国于1868年签订条约,确定了“自由移民”原则。到了1877年,美国发生经济危机,引起大批工人失业。美国资产阶级为转移工人阶级的斗争目标,恶意宣传来美华工是美国工人失业的主要原因,从而提出“赶走中国人”的口号,掀起排华风潮、明火执杖地抢劫、屠杀、驱赶华工的排华惨案不断发生。1882年后,美国国会多次通过排华法案,禁止华工人境。1894年,美国又同清政府签订了新的华工条约,进一步限禁华工来美,使美国的排华运动合法化,美国华工受到的虐待更甚于前。1904年(华工条约)期满,美国胁迫清政府续订新约,从而激起了中国各界民众的反美爱国运动。

关文清在《美国华侨生活的今昔》中,也提到旧金山早年华侨受白人歧视及组织帮会的情况:“1852年,加省政府便立例,外人在加省开矿者要纳重税。而中国人无论来了多久,不准入籍,故这一条例,分明是针对来此掘金的华人。1854年,加省法院又立例,不准华人在法庭作证。这样令使华人只有做被告,没有做原告的资格了!”那时, “打死人是平常事。打死华人,警察和法官是少理的。中国人既无法律保障,为着生存,便要团结起来,以对抗别人的摧残和欺侮了。”那些“在祖国曾加入洪门”的人便组织起帮会,“以团结、互助、讲义气及替打不平为宗旨。”“大约成立最早的是‘致公堂’。后来工人逐渐多了,遂有‘秉公堂’、‘安良堂’、‘合股堂,等继续成立。”(15)因而,“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上的“阻住番鬼”,应为阻住那些欺凌、虐待、驱逐、屠杀华工的排华势力。

五、关于“馆底银陆大员”

“馆底银”是指参加天地会的成员为营造天地会会馆公所所捐纳的银钱。天地会组织在收取“馆底银”后所发的“单据”、“票据”或叫“底票”,其实就是“会员证书”。上文提到上海小刀会起义的“腰凭”就是这种“会员证书”。

据平山周《中国秘密社会史》称:“腰子……为会员之保证,入会后,由会中付给。有大、小、白、赤、黄数种,多以布片印成……居中则撩公所之朱印。”(16)该书载有多种此类会员证书的附图,如有一张“功坡义福会馆”(功坡又作功埠,即新加坡之别称)的“单据”,即有如下文字:“凭单收过喜捐建公司会馆绿金元正付单为据洪运年月日结”(17)(图3)。另一张“义兴馆”的“票据”:“炉主陈大媳居住防叩收过李发绿银伍两正各执票为据天运癸末年七月念五日给票”(18)(图4)。1904年夏秋间,孙中山先生为旧金山致公堂起草了致公堂重订的新章程,并于1905年2月4日正式公布。冯自由《革命逸史》所转载的该章程第一章第四条规定:“凡各埠堂友,须一律认捐重建公堂楼宇经费,额捐钱一元为底,多而益善。认捐者须详报姓名,件照注簿存据,此次必须照额捐足领取底票,方能享受总堂一切权利。”(19)

图三

图四

由此可见,  “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亦属以重建会馆公所的名义捐款所发给的“单据”、“票据”或“底票”,即会员之凭证。

票布上的“陆大员”即美金六元。不写作“元”或“圆”,而写作“员”字,虽然少见,但亦有例证可寻。如。光绪二十一年(189年)日本侵占我台湾省时,由爱国将领刘永福在台南设立官银钱总局所发行的“台南官银票”,即称几“大员”(20)。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兴中会会员谢缵泰、李纪堂与原太平天国将领洪全福合谋在广州起义,所起草的(大明天国元年南粤兴汉大将军重悬赏植告示)中,其各种赏银亦书作“员”(21)。宣统三年(1911年)孙中山先生在美国旧金山以中华革命军筹响局名义发行的“中华民国金币券”,其圆字亦有写成“员”字的(22)。因而我们认为,该票市的填发时间,有可能也是在19世纪20世纪初这段时间之内。

六、关于“天运”年号

“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有“天运年月日”字样。查“天运”年号,为清代天地会起义中较常见的年号。天地会最早使用“天运”年号的,是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林爽文在台湾领导的起义。乾隆六十年(1795年)陈周全及道光十二年(1832年)张丙先后在台湾起义,均仍使用“天运”年号。咸丰三年(1853年)刘丽川领导的上海小刀会起义,亦曾用“天运”年号。尔后,“天运”年号在天地会有关文件,特别是海外天地会文件中继续使用。前文提到的“义兴馆”收“绿银五两正”的票据,所署即“天运癸末年’(光绪九年,即1883年)。平山周《中国秘密社会史》还附有一张香港“福义兴”收“底银壹元正”的票据,亦署明“天运”年号(23)(图5)。洪顺堂作为在美国的天地会组织,沿用“天运”年号亦属自然。

图五

特别要指出的是,孙中山先生为了发动海外洪门和领导海外洪门从事革命事业,1904年初在檀香山亲自力口人洪门。随即赴旧金山,受到那里的洪门组织致公堂的热情接待。孙中山先生“以致公堂会员占旅美华侨之大多数,不以团体涣散,主张分歧,不能为祖国之助,因此提出洪门会员应从新举行总注册之议,并首订致公堂新章规程”,明确以“驱除挞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宗旨。其最后则署明“天运岁次甲辰吉日”(24)。而且从此开始,直至中华民国成立,“天运”年号也一度成为孙中山先生领导革命运动时所署用的年号。如孙中山先生在1905年春起草的《旅欧中国留学生盟书》(25)、同年7月30日起草的《中国同盟会盟书》(26)、同年12月印发的“中华民务兴利公司债券”、1906年秋冬间所制订的《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27)、乃至1911年5月的《同盟会与致公堂联合布》(28)等等,均署用“天运年月日”字样。冯自由《革命逸史》提到:1905年中国同盟会“盟书上所用天运年号,亦即欧洲新革命团体所用之年号也。”(29)而孙中山先生在1904年夏秋间起草的《致公堂重订新章要义》,则是他最早开始使用“天运”年号的文件。署有“天运”年号的洪顺堂票布,其填发时间如在孙中山先生为致公堂起草新章程之前,乃是对历史上天地会开展“反清复明”斗争传统的发扬,而孙中山先生在新章程署用的“天运”年号,可以看作是对包括该票布在内的洪门文件所署年号的继承。如果该票布的填发时间是在孙中山先生为致公堂起草新章程之后,则还可看作是对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反清革命的响应。

七、结束语

综上所述,这张“金山正埠义兴公司”洪顺堂票布,是美国;日金山天地会(洪门)组织“洪顺堂”所印发的。它沿用了国内天地会组织的一些历史传统,如有将“共同和合”、“结万为记”各合成一字的天地会特有臆造字;沿用天地会曾使用过的“义兴公司”名称;以及天地会曾署用的“天运”年号等。其印制的格式,也与其他天地会票布、会凭相类似。

但由于印发该票布的旧金山洪顺堂属于海外天地会,因此在票布上还出现了国内其他天地会文件所未见的“阻住番鬼”的文字。又因当时当地所行用的货币单位已不是国内所常见的钱串及银两,而是银元,因此在票布上还出现了“陆大员(元)”的货币单位。

“洪门三合会兴盛,美洲的致公堂成为三合会的总名称,分布于各埠,其具体名称不一,皆属于洪门。”(30)仅旧金山的洪门组织就有二十六个。洪顺堂、照义堂应均为其中的洪门组织。孙中山先生对美洲洪门实行领导、整顿、改造,亲手起草了《致公堂重订新章要义》。其新章程之第一章第一条即为:“本堂名日致公堂,总堂设在金山大埠,支堂分设各埠,间有名目不同者,今概改正,名曰‘致公堂’,以昭划一。”(31)因此,以后洪顺堂及照义堂等均正式成了致公堂的支堂。

孙中山整顿全美洪门的目的,是为了动员洪门力量,资助国内的革命斗争。他指出:“在美洪门会员既有十数万人,若能重新举行登记,不独足以巩固团体回复威信,且可借此收集巨款,为公堂基金及协助国内同志起义之需。”(32)

由于该票布没有确切的纪年,其填发的具体时间不详。我们结合各方面情况分析,,只能大致框定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段时间之内。如果票布填发时间是在孙中山先生提出的“重新举行登记”之前,当是旧金山洪门组织“洪顺堂”及“照义分堂”在收取六美元“馆底银”后向陈姓会员颁发的会员凭证。如果是在孙中山先生提出“重新举行登记”之后,则不仅是一般的洪门会员凭证,也成了孙中山先生在海外筹集革命经费的实物见证了。

注释:(1)(15)见香港(广角镜月刊》第286期,1996年7月出版,第88- 89页。

(2)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太平天国文献史料集》。

(3)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上海人民革命史画册)第14页。(4)转引自《千古之谜——中国文化史500疑案》,中州古籍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73主页。(5)(19)(24)(28)(31)见冯自由《革命选史》初集,第137页、148- 152页、157页。

(6)(9)(16)(17)(18)(23)见牛山周《中国秘密社会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第32- 33页、54页、58~60页、62页。

(7)(8)(14)见《会党史研究》,学林出版社1987年出版,第112- 124页。

(10)(11)(12)(13)转引自秦宝传《清前期天地会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出版,第144页、313页、161页、148页。(20)(22)见《中国历代货币》,新华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58页、74页。

(21)见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一),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出版,第325N 327页。

(25)(26)(27)见《孙中山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1981年出版,第272页、277页、296-318页。

(29)见冯自由《革命演史》第四集,第23页。

(30)(31)引自郭绪印《论兴中会同盟会期间孙中山与海外洪门》,1996年第二期(民国档案》,第78页。

 

 

 

 

您可以在这里发表评论

验证码

© 2010 BanknoteStudy.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64679号